歡迎訪問都市網官方網站!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名企聚焦 藝術先鋒
行業觀察 藝術人生
熱點事件 體育動態
教育信息 名企人物
企業觀察 都市解讀
法治生活 法律法規
安全生產 食品安全 生態環保
健康衛生 房產商情 財經在線
娛樂資訊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公益精粹 文化產業
海外之聲 書畫收藏
報料投稿 名人訪談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藝術先鋒 >

媽媽為我做新衣

時間: 2019-06-09 14:00 來源:中國都市新聞網
            
                          何瓊華
 (衡陽)                         


       現在,對于任何年齡段的人,穿新衣、穿新鞋、戴新帽,絕對是一件稀松而平常的事。而那些愛俏的小媳婦、小鮮肉,每天換幾款衣服,也不會成為大家茶余飯后的談資。
     如果時間倒回到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在我們那個小山村,那可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某人如果添置了一件新服飾,肯定可以進入山村的頭版、頭條,某人便成了那時的網紅,熱度至少持續月余。連穿了人家送的一件沒有補釘的舊衣服,也要在人前炫耀一番。
     那時的衣服,爺爺穿了父親穿,父親穿了兒子穿。老大穿過老二穿,老二穿過老三穿…只要還能御寒、蔽體,哪怕就是百衲衣,也還是大家的珍寶。新衣是我們兒時的奢望,少年時的中國夢。
     那時物資的匱乏,超過現在所有小年輕的想象。雖談不上茹毛飲血,但一貧如洗確是真真切切。計劃經濟,任何物資都憑票供給,即便是有錢,也無處可花。每年國家為每個公民提供不超過六尺布票,然因生活所迫,大多賣了挪作它用。
     從我記事起,就從來沒穿過新衣服。小學一年級的仲夏,我還是穿著由哥哥傳給我的小棉襖上學。說是棉襖,其實只代表外面還附著一些布片、象衣服的棉絮,連原有的幾粒布扣都失去對象,只能從山上尋一根結實的葛藤束縛著。布與棉絮不規則鑲嵌著,那是真正的花衣服。
     媽萬般無奈,連睡夢中都在連聲嘆息,總不能讓咱家華徠仉就這樣過吧。他是班長,全年級成績第一呢,上臺發個言、領個獎都讓人笑話,媽心里時時這樣念叨著。
     第二年一開春,媽咬著牙,從不多的自留地里撥出一小塊土,橫下心來種上了十幾株棉苗。好象是種在對門園里的山路旁。
     自從播上了棉種,就播種了希望,播下了期盼。每天出工、收工,媽都要到棉地里去轉悠幾次,哪怕是多繞幾步路,風雨無阻。松幾鋤土,拔幾棵草,施點青肥。這十幾蔸棉樹,就成了那時媽的命。
     棉苗,終于沒扛住媽的軟磨硬泡,逐漸都發了芽,并竄竄地往上長。仲夏時節已亭亭玉立,依次從下而上開出了花,大多是白色,也有幾朵粉紅,幾朵米黃,象大蝴蝶般貼在枝梢。媽的臉上也綻開了花。
     接著便是修枝、防棉蛉、摘死球、抗旱等各種工序,每少一道工序,就少一點收獲。
     初秋,棉球次第爆裂,每隔一、兩天,就要把成熟的棉花摘下來,否則,影響棉花的色澤和結實度。這樣的采摘要持續一個多月。就這幾株棉樹,雖談不上辛苦,卻考驗著耐力。 等到全部收獲完,已是金秋十月。
     接著就是脫粒,即去棉籽。那時我們還沒軋花機,純手工活。白天要掙工分,這事只能晚上干。沒電,洋油也是每月每戶半斤。只能用松脂或老松樹根照明。夜深人靜,昏暗的光線下,有時我們小孩子就跟媽一起脫棉籽。纖維粘在棉籽上,挺結實的。在脫棉籽的過程中,我發現,媽雖然只有四十多歲,但那雙手,絕對稱得上蒼桑。不只是長滿了老繭,而且是溝壑縱橫,極象當年的黃土高坡。手的兩側和大拇指的腹部,到處都是鄆裂,稍一用勁,可能就有血滴冒出來,有時甚至會把棉花染紅。媽在做事時絕沒有任何怪異的表情,時不時還跟我們道家常。
     接下來就是做捻子,把棉纖維搓成拇指粗,長約15cm的長條形。下一步就是紡紗了。
     可能大家都看過電影延安大生產運動的場景。紡車嗡嗡的聲音,好象很多小蜜蜂在你耳旁鳴叫,時間久了,你便會在任何不紡紗的時候,這種聲音都會時刻縈繞著。
     紡好紗,媽不會織布,家里肯定也沒有織布機。媽只能把紗送到兩里外的長坵灣去織。沒有錢,怎么辦?人家說了,一斤紗,半斤布。交易就這樣完成了。二十多天后,媽按約去取布,人家說,沒來得及。媽只好悻悻而回。又過近月,再去取,得到同樣的回答。看來,新年穿新衣只是奢望。
     好不容易熬到來年的三月,媽終于取回了所織的布。后來一打聽,事實是媽紡的紗細,勻稱,織出的布平滑、好看,被主家拿到集市上換錢去了。
     染色是做衣前的最后一道工藝。新織的布都是原色,不好看、不經臟,尤其對剛上小學的頑皮男孩。
     媽趕在拿回布料后,日期最近的圩集,購買染料。來回十幾公里迂回的山路,非得親自去,生怕別人帶的不滿意。燒好開水,配好比例,布料投入沸水中煮上個把鐘頭,然后再浸泡一晚,第二天再放到塘水里漂一天,曬干就難褪色了。
     那時家里窮,請裁縫絕無可能。壯勞力每天收入一毛幾,請裁縫每天要七角,還要賠上一頓飯。全家生活可以維持半個月。好在媽在娘家做過女工活,有一定的裁剪功底。隴里有個肖裁縫,方圓幾里的名家,聽說解放前還在衡陽市開過縫紉店。媽常利用到隴里出工歇息的機會,到人家里討碗水喝,順便偷學了點裁剪知識。那時也沒講究多少款式,能穿、合身就行。
     家里有一把竹尺,是媽娘家的賠嫁。又從教書的堂叔家討了半截白粉筆,磨好家里的舊剪刀,備好洋線和針,準備開工了。
     記得那是山花開的時節。一個陽光燦爛的中午,媽鋪好門板,攤開布料,把我叫到跟前。看著我飛奔而來的瘦小身影,和七分褲緣鋸齒狀飄動的彩帶,媽眼里分明噙著淚水。媽媽當時的心情,豈是我這乳臭孩童所能惴度的。俺是娘的心頭肉呀。  
     我溫順地站在媽的跟前。媽用她那一雙大手,先是摸著我的頭,繼而觸著我的臉。我感覺如同砂紙般在我臉上拂過。此時,我心里涌動的決不是只有單純的幸福。
     媽接著拿起門板上的竹尺,小心地蹲了下來。從足踝開始,然后是臀部,又到腰部,再到胸部,最后是肩部。如此反復多次。一會兒嘟噥,一會兒默想,一會兒到布料前比劃。仿佛我成了她的模特,也許叫玩物。
     做好這一切,媽便拿起粉筆,在布料上點點劃劃。須臾,便出現了一些看不懂的圖案。那架式,那圖案,媽媽分明就是當代的畢加索!然后她拿起剪刀,只聽見布的“咔咔”聲,片刻,各種幾何形狀的布料形成了。媽將各種圖形分門別類收拾好,等待縫紉。
     媽沒有成片的時間。她要出工,要整理家務,管理著當時一家六口的吃、喝、拉、撒,還有雞、鴨、豬、牛。只有白天的忙里偷閑,或是晚上的夜深人靜,才會有時間來縫紉。所以總是打打停停,工作的進度一直快不起來。
     媽是一個嚴謹的人。做事雖然快,但絕不毛糙。用今天的話來說,絕對具有工匠精神。媽的女工活,在隊上范圍內,她排第二,絕沒人敢稱第一。一針一線,流暢而有致,疏密之間,恰到好處。針腳的平穩,與熟練使用縫紉機的人相比,毫不遜色。她的手藝,不是縫紉,而是藝術。
     “華徠仉,來!比劃比劃!”媽常在衣服縫到一定階段時叫我。然后右手悠悠地向右上方一揚,左手按住布面的線頭,俯身低頭近膝蓋處,咬斷才用過的線,拍打幾下身上的塵土,伸幾下腰,把還不成熟的衣服,在我身體的前、后、左、右來回晃。媽在縫針時有一個習慣性動作,縫幾針,都要揚起右手,針尖往右邊鬢角處擦幾下。那時不知道什么意思,稍大后想一想,原來是針與布料的阻力大了,一為去除靜電,一為涂抹皮膚上的油脂。
     就這樣斷斷續續,媽的眼晴熬紅了,視力逐漸也有點花。偶爾也會叫上哥或姐,給她做那穿針引線的事情。
     終于在5月31日那天晚上,聽到媽在房里喊:“華徠仉,快過來!”我快步跑到媽的跟前,只見媽兩手反轉于身后,笑瞇瞇地看向我,我分明看到媽的額頭多了那么幾道皺紋,眼角也添了幾條魚尾。媽的前胸和雙肩,又疊上幾塊斑斕的補丁。從媽的目光里,我總覺得象在表達點什么,當時我還小,還讀不懂它到底是什么。
     媽雙手忽地轉過來,高高地亮出了她的底牌。我雙眼泛著光,跳著去扯。媽沒有再舉高,而是拉我入懷,用不曾相識的目光看著我,一邊用手撫去我臉上的塵埃,自顧自說:“我崽還不錯,好馬要好鞍啊。”媽便給我脫掉舊袍,換上新衣。“站起來,讓媽好好看看!”媽柔聲道。“正好,正好!”媽又說。“哪里就正好?”我雖然看不到自己的面容,但憑直覺,袖子就長了二、三寸,衣擺也早已超臀部,活象一件道袍。媽似乎早就料定我的不滿,“崽啊,你還小,每天都會長高。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聽著媽的話,我豁然開朗,原來媽早就高屋建瓴。
     那一晚, 我不敢入睡,極度的亢奮過后在困倦中進入夢鄉,踏進我終生難忘的那個六一。
     那是公元一九七五年的六一!
 

(責任編輯:網站編輯)


    都市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1. 凡本網注明“來源:都市網或者中國都市新聞網” 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都市網。如轉載,須注明“來源:都市網或者中國都市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 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都市網或者中國都市新聞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都市網或者中國都市新聞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及時向都市網書面反饋,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和理由,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審核后,會采取相應措施。


    4. 都市網對于任何包含、經由鏈接、下載或其它途徑所獲得的有關本網站的任何內容、信息或廣告,不聲明或保證其正確性或可靠性。用戶自行承擔使用本網站的風險。


    5. 基于技術和不可預見的原因而導致的服務中斷,或者因用戶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損失,都市網不負責任。


    6. 如因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文章刊發后30日內進行。


    7.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國際新聞

更多>>

民生新聞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商務洽談 | 工作人員 | 版權聲明 | 刪帖公示 | 服務協議 | 查詢系統 |

本站部分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和網友發布,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站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都市網 。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都市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網站所登新聞、資訊等內容, 均為相關單位具有著作權,未經書面授權。
請勿建立鏡像,轉載請注明來源,違者依法必究。

世界新媒體大會-都市網
Copyright©2016 都市網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工業與信息化部備案號:魯ICP備15006490號-1 公安備案號37050202370536 法律顧問:呂洪利 執業證號:13701201010222975
 技術支持:合肥迷城網絡

3d大小单选振幅走势图